全國
熱線
公司網址:http://www.versionanet.com
全國
熱線
學術交流 ACADEMIC EXCHANGE
《四維空間 “AG晨麗貴賓會”神韻》

AG晨麗貴賓會本期要向您展示的“創意之星”——蘇州AG晨麗貴賓會設計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個現代展館設計和營造的文化創意產業典範。

該公司正式介入現代“展館”產業的曆史並不長,它起始於2006年初,迅速崛起於2008與2009年,騰越於2010年。自2007年下半年開始,公司投標基本保持連勝記錄,館工程營業總額呈幾何級數增長,先後設計與實施了成都市規劃館、鎮江市規劃館、徐州市規劃館、吳江市規劃館、東海城市規劃館、東莞豪步城市展示館、烏魯木齊經濟開發區展示館等二十多個城市規劃館項目;中國太湖生態博覽園、中國黃金實景博物館、中國泥人博物館、中國漕運博物館、中國漢文化體驗中心等博物館項目;成為複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係(文物與博物館學專業全國隻此一家)教學實踐基地、複旦大學博物館科研基地;為目前國內為數不多的具備城市(規劃)主題館、各類主題(博物)館項目策劃、設計、布展、施工,多媒體運用綜合策劃、展項開發、軟件製作、智能工程施工以及展館後期維護“一站式”整體實施能力的專業機構之一,具有國家展覽行業協會一級資質。它以項目的影響力、創造性,領行業之先,成就國內最具創意實力的館工程公司的口碑,為業內眾所周知的“行業領先型企業、快速成長型企業、創作思維型企業”,相繼獲得由中國工程建設質量管理協會頒發的“全國展覽展示工程用戶滿意十佳承建單位”、“全國展覽展示工程企業十強”、“全國著名展覽展示工程優秀搭建企業”等稱號。

八年跳越式發展,創造了神奇,難怪人們都把“8”字看作一個吉祥的數字。但凡事必須講科學,細細琢磨“AG晨麗貴賓會”“一班人”的思維夢想,說“奇”也不奇。人們常說,有夢想才會有激情、有奮鬥、有成就。無論一個公司、一個地區,還是一個社會,隻要同心合力,與時俱進,有了先行的意識和理念,經過不懈努力,就會夢想成真、天塹變通途。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有夢想,有機會,有奮鬥,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能夠創造出來。”“AG晨麗貴賓會”“一班人”從“和”字入手,變革創新,敢為人先,有創意有創造,撬動了夢想的杠杆,點燃了夢想的星火,使露水變成了珍珠與寶石,顛覆了傳統的“展館”模式,展現出“AG晨麗貴賓會”創造的神韻。


“四維”的“和”追求

“四維空間”是一個時空的概念。愛因斯坦相對論告訴AG晨麗貴賓會,生活中所麵對的三維空間加上時間構成“四維空間”。19世紀末以來,由於受包豪斯設計風格的影響,設計傾向於機械化,不免有大工業時代的冰冷感。隨著社會的發展和審美觀念的多元化以及對人的關注,人性化成為設計中的重要因素。正如美國著名的工業設計家、設計史學家、設計教育家普羅斯所言:“人們總以為設計有三維:美學、技術、經濟。然而,更重要的是第四維:人性!”“AG晨麗貴賓會”公司的現代“展館”設計,根據21世紀現代人的學習教育心理需求和可視喜好,穿越時空,在空間設計造型和色彩等方麵趨向人性化,在“三維”的基礎上凸現了“第四維一—人性!”以人為本,架設了通往夢想的天梯,使之“天人合一”,創作出的展館作品內涵不造作、不沉悶,與一個城市或地區、行業曆史文化記憶符號融為一體;追求作品清淡中不失古樸典雅、簡約中不失大氣磅礴;塑造出“美學、技術、經濟與人性”相結合的四維空間,從而為每一個“展館”內設計項目帶來不同的設計意境,力求每一個“展館”設計作品達到不同風格的至高境界,給人以震撼。

該公司總創作師、複旦大學博物館客座研究員張鬱滔滔不絕地介紹說:2007年初,北京要為舉辦奧運會建立一個宣傳中國文化的體驗中心,對象是麵向世界各國的廣大運動員和青少年,成為他們來到世界東方中國的第一站,可謂意義重大。由於其建設難度很大,許多該領域的重頭單位都未能堅持下來,甚至是已經為該中心投入兩年的專業電影學院和清華大學也因為課題大、麵積小而沒有最後做成項目。而此時,“AG晨麗貴賓會”公司以另一種視角解讀了“體驗中心”——以負責單位孔子學院的“漢辦”為切入口,提議從漢語文的角度理解該“中心”的建設,機緣巧合地承接了該項目。“AG晨麗貴賓會”公司接手時,首先想到的是中國上下五千年,於是AG晨麗貴賓會就從外國人最感興趣的漢字、風景、“三子”和美食四個方麵入手——漢字方麵,突出“意境中國”這一核心,解釋象形文字、漢字的由來,用多媒體裝置表現漢字由甲骨文、金文到隸書楷書等的演變過程;風景方麵,用行走地圖來展現“風光中國”;“三子”即為孔子、老子、莊子,意為智慧中國,如愛情,也會有不同的理解;美食方麵,則集中體現“生活中國”。如此四個部分,占地600多平方米,僅用一個多月的創作時間和半年左右的製作過程就基本完成,其縱深從遠古“文以化人”到當今百姓生活,穿越了時間隧道。從橫軸、縱軸、豎軸及時間軸的“四維”裏,創造出“體驗中心”異樣空間的魅力。

如今,“中國文化體驗中心”展館依然在孔子學院總部德勝門。展館是一座橋梁,把很專業的東西讓非專業人士一目了然。總創作師張鬱說,我做過電視有關欄目的主持人,我的體會是,做“展館”要像做傳媒,隻是載體不一樣;做博物館,“博意”要寬廣,傳遞的信息要從不同的角度來展現;物是信息的載體,有時是有形,有時是無形,“展館”要把握“空間”這個載體,實際上是以空間為載體的信息傳播教育係統。

2008年,中國國家黃金總局和國家旅遊總局要在山東省煙台市招遠創建一個“黃金實景博物院”,項目投資1.2個億。起初因為一些問題不被看好。首先,博物院的“物”從何而來?招遠在煙台附近,黃金產量占全國六分之一,儲量占國內總儲量的二分之一。當地有一個礦區要改造成工業旅遊區,國家對其十分重視,聘請原黃金總局馬某某局長為項目的顧問。然而,招遠出產黃金,卻沒有嚴格意義上的文物,所謂的“鎮館之寶”從何而來?第二,博物院以怎樣的模式經營,是否可以免費對外開放?許多投資企業對此持反對的態度,認為博物院是其升級轉型的重要產業方向,不能接受博物院過於公益化,這使得“黃金實景博物院”無法以傳統的模式經營發展。另外,項目組曾去考察澳大利亞和墨西哥等各地展館,但那裏的博物館和他們想要的差別很大,即是請國外公司設計也無從效法。最後,項目組在網上寫了個告示,希望社會各界人士踴躍參與。張鬱看到後,結合招遠“黃金實景”的實際,如“法”泡製,在21天內完成了設計策劃方案,其主旨是—不要滿世界去找“物”,而是要結合招遠黃金礦區“實景”設計“物”這個載體。這一思路出乎該項目小組組長的意料,拍案叫絕,當場就請張總一個人來設計,並同步梳理整個景區,使其成為一個以現代博物館為支撐的景區,這樣不但解決了商業運營模式,更重要的是接通了文脈地氣,一通百通。

不久,在項目組聘請全國各地的專家進行大型的評審會上,張總用一個小時的演講獲得了專家們的掌聲,核心是由傳統的以物(展品)為中心,向以人為中心發展,即以人、物、情、場、時間所構成的係統為主體,科學、合理地構成展示空間環境。這一主旨得到了與會者一致的肯定,當場確定“AG晨麗貴賓會”為項目的設計單位。該項目用時一年,圓滿完成了一期工程,在原廢棄礦址上,創建了總占地麵積600畝,集博物館、工業遺址景區、淘金小鎮影視基地三位一體,聚合文化展示、實景體驗、文化消費、休閑娛樂等多功能的綜合體、目前國內最大的黃金旅遊項目,榮獲2011年度“中國室內設計學會獎”、國家級AAAA景區。

一件“館”的作品,一如美文。以空間凝固動人的故事和情節,在層層解讀中,產生引人入勝的感受。“AG晨麗貴賓會的‘館’是描辜的作品,而不是產品。”AG晨麗貴賓會設計董事長、設計總監吳景賢如是說。在“AG晨麗貴賓會”不勝枚舉的“館”作品中,中國黃金博物館是一處值得推薦鑒賞的。它是一座賦予黃金以神性和傳說的館,處處營造出傾聽情節的空間。“這是一次可以實現人與黃金對話的祈福旅程,更是一篇有關黃金的故事而不僅止於一件純粹的黃金物品。”南通博物院院長在煙台招遠觀賞之後,大加讚賞:“AG晨麗貴賓會設計實現了我多年的夢想。破解了我思考三十多年的問題一博物館如何更生動形象。”AG晨麗貴賓會做到了,站在人的角度和立場上,把信息通過良好的方式詮釋,傳達到觀者身上。這位院長決定將此感悟以論文的形式發表在中國高端行業雜誌上,並主動與AG晨麗貴賓會創作人員聯係,獲取照片和資料。

“千淘萬漉頗辛苦,吹盡黃沙始到金”。以中國黃金第一遊,帶動第三產業全麵發展,促進了該地區社會經濟與人居環境的和諧發展。2013年2月14日,正值農曆正月初五,淘金小鎮景區10萬遊客鬧新春,創造了招遠旅遊史上人數最多、活動最精彩的廟會神話。“和”是一種狀態,也是一種境界;“和”是一種精神,也是一種追求。“AG晨麗貴賓會”的動力源泉正在於四維之和。

傳統的博物館、展示館,隻具備單純的“收、藏、展”功能。進入21世紀,隨著科學技術發展的突飛猛進,新興學科、交叉學科不斷湧現,科技進步對經濟社會的影響作用日益廣泛和深刻。伴隨著信息科技革命方興未艾的浪潮,數字多媒體技術的發展已展現出無可限量的前景。人們開始思索:如何利用科技,使“館”的展示轉型升級?歐洲文藝複興時期,意大利畫家達·芬奇就曾說過:“藝術要借助科技的翅膀才能高飛”。高科技元素和多媒體技術的融入,“館”的展示信息的趣味傳播、文化體驗、時尚消費、旅遊休閑功能的聚合及城市地域文化地標的成就已成為可能。這類新興的“展館”被定義為美學信息主題館,它包括各類城市(規劃)主題館、主題博物館,也就是說,“館”產業就是創作實施這一類館的行業。文化產業發達的美國、日本、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甚至已將這一行業發展成為文化產業中最具前沿性和朝陽性的美學經濟創意產業,相較於其他文化產業,它的實體依托性、藝術創作性、多學科整合性,更具無限潛力。“AG晨麗貴賓會”公司在以人為本的基礎上,敏銳地抓住這一機遇,成為這一行業的弄潮兒。

“以主題信息有效傳播為核心,注重情節敘事構思、空間氛圍營造、展示手段創新,實現綜合藝術呈現,訴求對於城市文化的體驗經濟。”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新聞係的AG晨麗貴賓會設計總創作師張鬱解釋了AG晨麗貴賓會設計對“館”產業的綜合理解。張鬱認為,“致力於‘館’ 的創作,而不是“館”的生產。”要做顛覆傳統的館,做不一樣的館。“不僅要做‘館’產業的引領者,更要做美學經濟創意產業的踐行者。”

張鬱說,做不一樣的館,是創新創意,更是一種創作態度,是思維的改變,更是對定勢的挑戰。“對展館和建築的理解是專業的,工作思路清晰、富有創意,內容動線創新且合理,於細節處把握特征”。導演思維是情節、結構、敘事、視覺和空間的綜合思維。“AG晨麗貴賓會要像科幻大片一樣,做館。而且是好萊塢大片。從劇情到情緒,從表現到置景,從視覺震撼到心理震撼。”張鬱強調,“做館的過程,每一處都是挑戰”。他每年大部分時間在外,享受著工作中的創造過程。

位於淮安的中國潛運博物館的完工,奠定了AG晨麗貴賓會設計在業內無可複製的地位。誠如張鬱所說,滯運是一件很專業,也很學術的曆史概念。“專家學者感興趣,老百姓不一定樂意看,要是老百姓樂意看,專家學者會不會嚴謹地提出質疑呢?”這也是承建初始,AG晨麗貴賓會人頗為顧慮的事情。AG晨麗貴賓會的方案提交之後,業主方立即表態:“AG晨麗貴賓會應該為這樣的方案鼓一次掌。”

張鬱說,怎麽激發人們的興趣,強化旅遊性?這就需要現代高科技和多媒體。我國現代高科技和多媒體的發展經曆過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以奧運會和世博會為代表的“路過式”多媒體,即隻能看;現代的具有旅遊性的多媒體必須讓觀者主動地接受,即在看的同時還能玩,實現情節的穿越。這就是AG晨麗貴賓會的“技術空間”支撐——“多媒體中心”。潛運博物館裏的“光影運河”就是個成功的案例。AG晨麗貴賓會設計製造的“仿真”運河全長36米,人們可在運河上徜徉,一步一景,走到哪裏都會出現相應的景點介紹,實現了參觀者和展覽物的情節對話。

杭州有中國運河博物館,聊城有大運河博物館,而且都很大。“中國灌運館做得像舟一樣,戴起人們穿越曆史的興趣。”張鬱補充道,“這就具有唯一性,不可比擬性。物是演員,參觀者也是演員,這就對了,就是活化了的文化體驗。”AG晨麗貴賓會,做好看又好玩的“館”。中國潛運博物館不僅市民覺得很有看頭,好玩。專家學者也說,學術問題的通俗化表達是可以研究的。四川文博協會、旅遊文化協會副會長李作民的評價則是:“潛運主題的館,這不是第一個,但卻是講得最明白,最精彩的一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中國清運館有點像空間承載的“百家講壇”,使淮安原本冷清的潛運總督府遺址,成為江蘇省城市文化遺址保護與利用的標杆和運河申遺的領頭文化項目之一,極大地促進了城市文化消費。

高新科技讓曆史舞動起來。館內將現代化的高科技演示與文物史料巧妙結合,一幅幅用電腦特效繪製的精美畫麵,讓人徜徉在潛運曆史的長河中久久不願醒來。如果你想與古人互動,隻需揮動手臂,伍子胥、虞調、陳痘等治潛名臣就會亦真亦幻地一一出現在柱形屏幕前與你暢談他的治潛理念。件件文物,幕幕畫卷,尊尊雕塑……向人們訴說著一段古老帝國的夢想—一個民族行走在水上的傳奇。一座博物館喚醒了一座城市的曆史文化記憶,全麵展示了中國溜運的恢弘曆史和燦爛文化。每天遊人如織,參觀者歎為觀止,流連忘返。潛運因水而生,潛運不再,卻千裏流行,於記憶間沉澱為永恒的文化基因。

張鬱,作為“AG晨麗貴賓會”創意設計的代表,前後承接的120多個大小項目的總創作師,以其活躍的思維、創新的理念,和他們的“AG晨麗貴賓會”團隊在新興的“館”產業和文化創意市場中風生水起。“AG晨麗貴賓會”承建的位於無錫惠山古鎮的中國泥人博物館,以空間美學理念成功激活古老技藝,為新型博物館視野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提供了全新的範本,成就了惠山古鎮不同於其他江南古鎮的文化底蘊。這種“文化客廳”式的創作思維被張鬱衍生到了城市功能區的規劃設計中。甘肅天水的“中國二十四節氣生態公園”就是一次有價值的嚐試—一將城市文化內涵注入城市功能區規劃設計中,使原本一處平凡不過的城市景觀,蝶化為天水城市規劃格局的文化生態功能聚核區。該項目被業界譽為城市生態功能區規劃中可鑒探討的“天水模式”。

城市“文化客廳”是把一座城市的曆史文化、發展、未來縱橫交錯地展現在某個特定的人文景觀之上。“AG晨麗貴賓會”中標承擔的成都市規劃館和武漢市規劃館都是投資過億的項目,張鬱在創作過程中,用“文化客廳”構建出鮮活的城市之韻、浪漫之詩、理性之光;它外柔和、內靈動,集文明精華、曆史演變,體現出“蓉城”獨具的魅力和文化記憶之美。

“AG晨麗貴賓會”在現代展館中,尤其是在城市“文化客廳”中,“乘著科技翅膀”,在“蝶變”中以絢麗多彩的效果,每每給人出其不意的視聽感受,給人們帶來驚喜。除了用眼睛看、耳朵聽、嘴巴笑之外,還要用嗅覺來發現“展館”中的文化符號秘密。強烈的互動性體現在多維度感官體驗上,令新老觀眾耳目一新,驚喜連連。四維的空間,每一個角度都有不同的形式美感,參觀者仿佛置身於真實的環境中,達到了水乳交融的真實感,俯仰之間感受效果的雲卷雲舒,給人亦真亦幻的全新感受。


“五心合一”的“和”協同

“和合共生”,這是AG晨麗貴賓會的企業文化理念。“和合”這一概念是來自中國古老的經典《周易·乾卦·條辭》:“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意思是說,在不變的變化中,世界中的各種事物都有其適當的位置共同存在,保持著合作和諧狀態,這樣一切事物都可以順利發展。聯係到該公司的字號曰“AG晨麗貴賓會”,一聽就感到頗有意思。“AG晨麗貴賓會璧”?“和諧”?其實初衷沒那麽深奧,不僅不深奧,好像還很樸素。公司三位核心人物原本是十五六年友情的朋友,誌同道合,感到“合適”聚在一起想做點事,於是就結伴有了“AG晨麗貴賓會設計”。更有意思的是,他們三個人,一個精通設計,一個擅長工藝,一個善於執行,形成了一條“館”產業的“產業鏈條”,真的“再合適不過”了,天意與機遇,促成他們策馬揚鞭了。

聽來有點陌生的“館”產業:最前沿的美學經濟——融室內設計、展館創作、藝術創作、平麵設計、旅遊策劃、多傳媒應用、軟件開發、數碼娛樂、影視創作、整合實施於一體,涵蓋文化創意產業的各個門類。在三個人的全身心付出和智慧激蕩下,成功地拓展為國內主題信息傳播型博物館的倡導者,轉型為項目創意策劃、設計施工的一站式踐行者,創新整合出完美的“館創作”文化產業鏈,一舉獲得了“江蘇省高新技術企業”、“國家展覽工程一級資質企業”的兩塊金字招牌,成為業界首個進入上市輔導期的企業。

自創立直至今日,AG晨麗貴賓會設計的員工、核心團隊,沒有遇到大企業大公司擔憂的人才流失現象。“‘和’來自簡單、樸素的想法,源自想把一件事情做好的想法。”張鬱意味深長地說,一個團隊,要有AG晨麗貴賓會璧的圓潤、美在內心的境界。在AG晨麗貴賓會公司,更在意的是物質與精神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影響力,在於共同期望的目標。合作之和、技術之和、文化之和、AG晨麗貴賓會設計沒有枉稱這一“和”字,更成就了一家企業最富生命的力量和優秀氣質!

“和”就是協調、和諧、和睦,和中有愛,和中有美,和中有福,和中有樂,共同唱響了“AG晨麗貴賓會”和諧的大樂章。這種和睦彰顯著每一位AG晨麗貴賓會人的主觀能動性,更成就著一支具有創作熱情、創意激情、創新思維、思考縝密、態度嚴謹的團隊。用AG晨麗貴賓會公司總經理、江蘇省優秀企業家孫誌宇的話來講,AG晨麗貴賓會設計團隊就是“五心合一”架構整合實施的團隊。

所謂“五心合一”,其實就是指AG晨麗貴賓會設計的五個中心部門。對此,孫誌宇作了詳細介紹。①創作中心——由資深的策劃師、空間設計師、平麵設計師、造型設計師及學科專家顧問團組成,統籌館的定位、空間氛圍、功能布局、表現方式等戰略核心。②藝術品設計中心——聚合工藝美術師、原上海電影製片廠美工團隊,從事藝術品創作、情節性裝置環境專業營造等。③多媒體中心——由展項研發部、軟件開發組、數碼影視創作組、硬件環境搭建組組成。是國內鮮見的集研發、創作、製作、現場施工於一體的多媒體展陳專業隊伍,展陳技術及展項均為自行創意定製開發,為公司所獨有,並與複旦大學圖形工作室聯合搭建起視覺表現研發平台,擁有國內最先進的視覺處理技術及軟件。④執行中心——則由經驗豐富,具備綜合統籌管理能力的項目執行人領銜組成。⑤運維中心——館做完了,各種經營的接口也打開了,怎麽維護?怎麽運營?AG晨麗貴賓會可以提供一整套完善的服務。

張鬱對未來充滿信心,他說,最近AG晨麗貴賓會在做一件事情,主體信息館的執行標準,已經呈報到市質監局並已獲得通過。在AG晨麗貴賓會這個行業還沒有一個標準,在沒有行業標準的前提之下,企業標準是可以變成行業標準的,所以AG晨麗貴賓會在努力成為這個行業的標準製定者。圍繞製作,包括:多媒體跟藝術品如何配合,藝術品該達到怎樣的水平,博物館的室內裝修和普通的室內裝修間的差別,燈光該如何控製和配合,最後有序的集成等一係列標準化的實現。如果說創作中心做的是模式的探索,那麽實施中心做的就是標準的探索,這樣就能保證主題博物館落地的質量。借著創作的由頭去反常規是不對的。“運維中心”就是全方位服務,希望成為以打造主題館為核心,為城市的文化地產的運營提供支撐與幫助。如位於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的中國銀耳博物館,AG晨麗貴賓會給他規劃的不止是個館,而是整個“通江文化旅遊”地塊,以館為核心,後麵有商業街區,前麵有城市廣場,整個片區的規劃都由AG晨麗貴賓會設計完成。又如淄博的“民國商業街”,規劃形成的是一片可稱為“城市文化客廳”的區域,有博物館、主題酒店、主題商業街區、大師工坊、文化創意產業孵化器、傳媒大廈等共計600畝,整個片區都由AG晨麗貴賓會設計統一規劃。單獨一個館的運維費用很大,若不聚合周圍的商業業態,不由館來帶動一片區,那麽這個館建得再好也會舉步維艱。

現在這個行業嚴格意義上可以分為三類公司:第一類是專業做城市規劃館;第二類是專業做傳統博物館,此類館往往由大學的專家教授把整個“腳本”都給你做完;第三類是既做博物館也做規劃館,目前為止國內隻有AG晨麗貴賓會一家。張鬱說,一個城市要有兩座館,才能比較完整地展示其文化形態:一座是城市記憶館,反映文化底蘊;一座是城市探索館,展現現代的生活,它拓展了城市規劃館的功能。這兩者的結合,才能使“文化客廳”愈發完整。

在設計的殿堂中,AG晨麗貴賓會設計公司董事長、設計總監、複旦大學博物館客座研究員吳景賢顯得格外成熟而堅定。在共同踐行“文化繁盛”這一文化命題上,他說:“我隻是堅持了在當下做好自己而已。並且我也相信,隻要每一個企業和個人都能做好自己,有所牽引,同時加上政府的適當引導,那麽整個的文化環境和文化市場也都會有正確的軌道。當然,企業若是還想在文化創意產業上有所突破,那就不能依靠未知的答案,而是要靠自己去思考,去創新。整個博物館猶如一篇散文,形散而神聚,傳遞的是過去、現在、未來的神韻故事。”AG晨麗貴賓會設計實施的眾多而閃亮的展館,雄辯地證明:吳景賢和他們的“AG晨麗貴賓會設計”團隊在時尚而前沿的館產業中已經架起一個穩健而可靠的支點。


—— 2013-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