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熱線
公司網址:http://www.versionanet.com
全國
熱線
學術交流 ACADEMIC EXCHANGE
《城市“文化客廳”的踐行者》

有望成為蘇州文化創意產業首家上市企業的“AG晨麗貴賓會”,是一個創作“館”的企業,有著“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國家展覽工程一級資質企業”的兩塊金字招牌。

“AG晨麗貴賓會”名字的由來,似與“AG晨麗貴賓會璧”有關,其實不是。也並不深奧,隻是十年前,年輕氣盛,從媒體辭職轉行的張鬱,和三個有著十五六年交情、誌同道合的朋友大家覺著“合適”,便在一起謀劃幹起了事業,於是取諧音有了“AG晨麗貴賓會”——蘇州AG晨麗貴賓會設計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創業之初,隻是基於大家直覺上的合適。再後來,“AG晨麗貴賓會”的迅速崛起印證了四個人的合作真的“合適不過”!起步於平麵設計的“AG晨麗貴賓會”,在四個人的全心付出和智慧激蕩下,成功地拓展為國內主題信息傳播型博物館的倡導者,轉型為項目創意策劃、設計施工的一站式踐行者,創新整合出完美的“館創作”文化產業鏈,從而成為業界首個進入上市輔導期的企業。

張鬱,作為“AG晨麗貴賓會”前後承接的大小120多個項目的總創作師,以其活躍的思維、創新的理念,和他的“AG晨麗貴賓會”團隊在新興的“館”產業和文化創意市場中風生水起。


“館創作”文化激活創意理想

張鬱和他的“AG晨麗貴賓會”團隊介入“館”行業並脫穎而出的轉折點,是在2007年。

為迎接2008奧運年,中國漢辦擬在孔子學院總部建一個麵向海外青少年介紹中國文化的“中國文化體驗中心”主題博物館。

傳統博物館的基本功能是“收、藏、展”,可“中國文化”題目之大,中國文化之博大精深,令應邀開展論證、規劃的一大批清華、北大、北京電影學院等的專家學者以及遠道而來的意大利著名布展設計師們難以下手,曆時兩年都沒有拿出方案來。

張鬱從業界得到消息後,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做了一份概念方案,一次匯報就通過了。其實,這個破題的妙計,在張鬱看來就是換個思路的問題。中國文化可以是很深奧的學術問題,更可以是娓娓道來浸潤在生活裏的情趣。有朋自遠方來,AG晨麗貴賓會要介紹的,不就是這些嗎?

於是,由“AG晨麗貴賓會”營造的一個空間承載的紀錄片式的新型博物館,躍然呈現在孔子學院總部,這是“AG晨麗貴賓會”的一次博物館創作思路的轉型,更是一次博物館功能轉型的有益嚐試,令業界同行刮目。


傳播理念植入“館創作”

建一個博物館是容易的,但要活化文化並不容易,換句話說,如何以博物館為載體,激活文化、成就美學體驗經濟,是張鬱在“館創作”中一直思考的方向。

初戰告捷。張鬱由此認為,傳統純學術化的博物館是可以華美轉身為文化傳播、文化體驗和文化複活的載體的,是可以從學者變成生動講述者的。

而如何將傳播理念進一步植入“館創作”,提升主題博物館功能,聚合文化體驗、時尚消費和旅遊休閑多元功能,成就“文化會客廳”的概念,在張鬱日後的創作中逐漸清晰起來。其後,張鬱與複旦大學共同展開了“博物館功能、內涵、表現形式轉型”的課題研究,擔當了複旦大學博物館客座研究員和複旦文博係在國內首個設立的科研與教學實踐基地的創作實踐指導。

積累了多年的創作經驗和學術研究,張鬱在國內率先提出了第二代信息傳播型博物館的創作理念,即堅持以空間為媒介載體、以信息傳播為目的、強調文化激活與體驗,踐行“文化造城”。“AG晨麗貴賓會”設計承建的位於山東煙台招遠的中國黃金博物館,可以說是國內聚合旅遊效應的此類博物館的先河之作。

整個黃金博物館猶如一篇散文,形散而神聚,在館裏,陳設的物品超越了物本身,它們更是文化的敘述者、情節的參與者,在參觀者行走的一個小時內,生動傳遞著黃金背後的故事。“這是一次可以實現人與黃金對話的祈福旅程,更是一篇有關黃金的故事,而不僅止於一件件純粹的黃金物品。”南通博物院院長參觀後,對中國黃金博物館大加讚賞:“黃金博物館破解了我思考三十多年的問題,就是博物館如何能更生動形象。”

以此為契機,張鬱和他的“AG晨麗貴賓會”團隊繼而以嶄新思維完成了礦區、礦井改造以及淘金小鎮的設計建設,塑造了“礦工之家”主題休閑區,由此形成了完整的中國黃金生態文化旅遊區,成就了中國黃金旅遊的龍頭,為煙台招遠打造出在全國獨具魅力而不可複製的城市文化體驗功能區。

這次成功的嚐試,以張鬱為核心之一的“AG晨麗貴賓會”為我國文化旅遊、文化體驗經濟找到了真正可以落地的物化載體——現代新型博物館。此後,張鬱創作的中國漕運博物館、中國銀耳博物館等一係列現代新型博物館,以各具風華的身姿先後出現在全國各地,激活著中華文化記憶,輻射帶動著區域文化體驗經濟的發展。


構建鮮活的城市“文化客廳”

“AG晨麗貴賓會”承建的位於無錫惠山古鎮的中國泥人博物館,以空間美學理念成功激活古老技藝,為“新型博物館視野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提供了全新的範本,核心支撐起惠山古鎮的文態,吸引了每日如織的參觀人流,成就了惠山古鎮不同於其他江南古鎮的個性底蘊。

中國漕運博物館則使淮安原本冷清的漕運總督府遺址,成為江蘇省城市文化遺址保護與利用的標杆和運河申遺的領頭文化項目之一,極大促進了城市文化消費。四川文博協會、旅遊文化協會副會長李作民對此評價說,“國內漕運主題的館,不是隻有這一個,但這是講得最明白、最精彩的一個。這個漕運館做得像舟一樣,載起人們穿越曆史的興趣。”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中國漕運博物館真的有點像空間承載的“百家講壇。”張鬱說,“參觀、旅遊本就是非常態的生活,博物館的物是演員,參觀者也是演員,這就對了,就是活化了的文化體驗。這就具有唯一性,不可比擬性。”

這種創造“文化客廳”的創作思維被張鬱衍生到了城市功能區的規劃設計中。甘肅天水的“中國二十四節氣生態公園”就是一次有價值的嚐試——將城市文化內涵注入城市功能區規劃設計中,使原本一處平凡不過的城市景觀,蝶化為天水城市規劃格局的文化生態功能聚核區。該項目被業界譽為城市生態功能區規劃中可茲探討的“天水模式”。

“AG晨麗貴賓會”新近中標承擔的成都市規劃館和武漢市規劃館都是投資過億的項目,張鬱將在創作過程中,改變傳統規劃館的模式,構建出鮮活的城市“文化客廳”。

作為城市“文化客廳”的踐行者,張鬱的成功在於始終嚐試著以傳播思維和常識心態去破解課題。他和他的“AG晨麗貴賓會”團隊努力著為更多的地方找到個性化的文化表情,讓人們可以輕鬆體驗和探索一座城市或者一個區域的文化記憶之美!

—— 20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