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熱線
公司網址:http://www.versionanet.com
全國
熱線
學術交流 ACADEMIC EXCHANGE
《吳景賢:企業家的頭腦+藝術家的心》

 “現實中,設計並沒有那麽光鮮亮麗,事實上,大部分設計公司還在生死線上掙紮。”2014126日,北京服裝學院何頌飛教授在一次研討會上如是說。然而就在兩天前,蘇州AG晨麗貴賓會設計在新三板掛牌,成為博物館業內第一家上市企業。吳景賢靠什麽逆襲?


作死的節奏隻是為逮住機會

在那些企業經營方向一成不變的設計公司眼中,AG晨麗貴賓會平均一年一次的轉型頻率幾乎可以說是“作死”的節奏。

AG晨麗貴賓會在2000年成立之初是典型的小廣告公司,主要做廣告策劃和平麵設計。第一次轉型是在2004年,改做城市家居設計和城市導示係統設計。2005年,AG晨麗貴賓會第二次轉型,增加會展設計的服務項目;2006年又進行第三次轉型,開始涉城市規劃館和主題信息博物館。

為什麽那麽“作”?創始人吳景賢在蘇州大學演講時說過的一番話或許可以解答:“有一人在懸崖上,上有毒蛇,下有深淵,但他都沒害怕,他隻是看著眼前的樹枝上有草莓,心想到草莓真好吃。這就好比AG晨麗貴賓會不要再意過去,不要考慮未來,隻要活在當下,關注現在就可以了。機會總是在等著AG晨麗貴賓會。”

2007年,AG晨麗貴賓會迎來了第三次轉型後的一次小機會——中國文化體驗中心的設計投標。那一次投標,AG晨麗貴賓會的競爭對手有國內一大批專家、國內外著名設計師或者設計企業,而AG晨麗貴賓會當時仍名不見經傳。吳景賢一幹人抱著試一試的心理,用了兩天做了一個概念方案,沒想到一次就通過。

自2007年下半年開始,AG晨麗貴賓會設計投標幾乎是屢投屢中。

2008年,AG晨麗貴賓會偶然逮住了一個大項目。吳景賢總是不吝惜語言訴說整件事情的戲劇性。

當時,山東招遠政府擬建一個項目,投資高達億元,旨在開發招遠的旅遊產業,帶動經濟。既不具備規模又不具備資金的AG晨麗貴賓會,衝著對方一句“歡迎有識之士參與”就去了,手中的“武器”是執行總裁張鬱在毫無素材的情況下冥思苦想三天得出的一份概念方案。

到了招遠,吳景賢“才知道一起競爭的有北京、武漢、深圳等地的大公司,就有點傻眼。”AG晨麗貴賓會設計知名度不大,自然被安排在後麵出場。等待期間,吳景賢和同事們還在悠閑地用電腦看《第二滴血》。張鬱上陣前,吳景賢給他打氣:“我賭他們誰都不知道怎麽做這個項目,你就當是去給他們上堂課。”

張鬱進場,沒想到對方劈頭一句:“你們快點,時間不早了。”

這時候,張鬱的專業素質體現出來了。“他是電台主持人出身,用比正常播音速度還快一倍的語速講了一個小時,中間一口水都沒喝”。講完後,專家組和當地的政府官員還有甲方總共三十多號人,掌聲雷動。

2007年,AG晨麗貴賓會的年營業收入不過1000多萬元,六年後,這個數據劇飆至近3億元。2014年初,AG晨麗貴賓會登陸新三板,成為博物館展覽館業內第一家新三板企業。

現被譽為“展覽工程一級資質企業”的AG晨麗貴賓會,已然從一個小廣告公司蛻變為一個包攬創意策劃、設計和施工的“一站式”廣告巨頭。在“大部分設計公司還在生死線上掙紮”時,它猶如騰空出世的一匹黑馬,令業界同行刮目相看。


聚集誌同道合的夥伴,結成理想主義同盟

回憶起自己的設計生涯初體驗,吳景賢是這麽說的:“我是紡織品工藝設計專業畢業的,說白了就是紡織男工。AG晨麗貴賓會是經驗型專業,剛畢業的本科生很難留校。於是我從推銷員、助理、美工師、經理……一步步做起,直到我進了蘇州福馬設計有限公司。”

福馬是當時蘇州廣告公司的“龍頭老大”,吳景賢是小咖,因此他寫文案、跑業務,累死累活,卻拿不到多少薪水。但是吳景賢卻經常主動加班,為的是暗中學習老總如何做設計。“設計不是學來的,而是看來的,真正的能力是靠體會得來的。”就是在福馬,他“看”通了設計,學習積累關於設計公司的運營經驗。

AG晨麗貴賓會其他三位創始人的從業經曆豐富度不亞於吳景賢。拋開四年前因病去世的李誌宏不說,AG晨麗貴賓會總裁之一孫誌宇是省級航模運動員,當過小學老師,開過模型設計製作公司;執行總裁張鬱曾為電台電視台主持人,開過廣告公司、書店、茶館。不難看出,三人都是在設計圈裏“混”過的。

事實上,在創辦AG晨麗貴賓會前,吳景賢就經常和其他三位合夥人聚在一起,侃詩歌,侃藝術,是理想主義同盟。更為難得的是,他們身上的理想主義並不因時代的前進及其帶來的衝擊而改變,而且,他們總是能夠與時代一起成長,故此能夠保持一致的步伐。


逆襲戰略:企業家頭腦+藝術家的心

要知道,國內並不乏比AG晨麗貴賓會設計更具實力的企業,而且,在《博物館事業中長期發展規劃綱要(2011-2020年)》中“中國要在2020年實現保有5200個博物館的中長期目標”的這一指示落地後,營造博物館這一細分行業的競爭是十分激烈的。AG晨麗貴賓會設計能夠在同行中脫穎而出,靠的是企業家的頭腦和藝術家的心。

AG晨麗貴賓會內部流行一個說法:“吳總的腦,張總的嘴,孫總的手”,三人分工明確,吳景賢、張鬱和孫誌宇分別負責設計、策劃、施工,各自領導旗下人員。

吳景賢或許不是最有設計天賦的藝術家,但卻具有一般藝術家、文化人所欠缺的企業家頭腦,諸如善於順勢謀事、敢於積極改變、能夠明確合夥人分工,最重要的是,擅長抓住用戶的心理。

在論及城市如何實現“文化旅遊”時,他說:“既然是旅遊,那麽隻有從‘人心’的角度出發才會少犯錯誤。我覺得我最先進的想法也隻是‘努力靠近了常識’。”“AG晨麗貴賓會應該讓藝術落地,讓藝術回到AG晨麗貴賓會的生活中去。”

“常識”“生活”這些字眼在AG晨麗貴賓會看來都是與“藝術”不搭邊的。在大多數藝術家那裏,藝術也是不可能流於俗氣的,他們常固執地保持清高。從藝術層麵的競爭而言,敢於將藝術拉下“神壇”,正是AG晨麗貴賓會設計在與業內同行競爭時的最大優勢,也是北京中國文化體驗中心、招遠黃金博物館、江蘇淮安“中國漕運博物館”等各個項目“花落”AG晨麗貴賓會的原因。

在企業上市後,吳景賢作為企業家的覺悟似乎更高了,他說:“做企業和做生意不一樣,做企業需要長長久久。”針對當前中國許多博物館入不敷出、靠吃財政飯的現狀,他打算“作”出更大的動作——挖掘每一個博物館背後的商業潛力,同時打造一個博物館運營的智能化管理平台,使其擺脫經濟困狀。

然而,即便是多了企業家這一身份,吳景賢依然堅守著其心中的“文化桃花源”。這種堅守體現在AG晨麗貴賓會在蘇州工業園區內新蓋的總部大樓設計風格上:三艘木船懸掛在大樓中庭半空,守護著對麵牆上畫的一艘小船。

這艘小船,你可以看作是已去到另一個世界的創始人李誌宏,也可以看做是三位合夥人共有的藝術理想;這種守護,是對情誼的守護,也是對藝術、文化的守護。


 —— 2015-05-25